首页 / 正文 /
孙家鼐家族在上海
2009年10月14日 | user

“国共合作”式的大家庭抗战后期,孙氏家族的孙伯群与中共地下党组织有了交往,与之常联系的是中共老党员吴道彰等。那时他们公开的身份是国民党组织的“国际问题研究所”和“新亚通讯社”,这在日本人统治时期原本就属于地下组织,而他们又是中共地下组织安插在国民党系统中的地下组织,因而具有双重的“地下”意味。所以,在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,孙伯群得到蒋介石的嘉奖。胜利后根据俞守中的意见,组织上需要一部电台,孙伯群就从美国特意进口了一部电台,由地下党员吴道彰任发报员,电台就安置在孙伯群家中,后来孙伯群将其捐给“新亚通讯社”,孙伯群也就成为该社的董事长。解放后,该社并入《文汇报》,所以在孙伯群的股票中,就有《文汇报》股票,此乃后话。

可是孙伯群本人并没有因为电台并入《文汇报》而一身轻松,相反却被打成反革命分子,这里的关键问题是,“国际问题研究所”和“新亚通讯社”的真实面目,在相当一段时间里,被弄成一笔糊涂账,于是相关的人员就倒了楣,孙伯群一家从阜丰面粉厂的小洋楼搬进了工人们住的“三十间”(莫干山路134弄5号)。

可是要说孙家与国民党完全没关系,那倒也不是。当年被他老爸忍辱负重救出来的孙以晨,后来的经历就很奇特。抗战中他要求上前线抗日救国,不愿待在上海,就由其父写了介绍信去了重庆,进了黄埔军校,参加过对日作战,解放前夕随国民党部队去了台湾。六十年代初蒋介石屡次派出U2型高空侦察机,深入内地沿海侦察,屡次被击落,后来又派出一种超低空侦察机P2V。这种飞机属于34中队,该中队是个独立中队,直接属国民党空军情报署和美国中央情报局。孙以晨就是这个中队的队长,军衔是空军上校,他驾驶的P2V,曾往返内地上空几次均无事,然而最后一次碰上了强硬的对手。内地的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陈士珍发明了新招,从上空投下12枚照明弹,使超低空飞行的孙以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可遁形,被歼击机3次命中,飞机在山东境内被击成碎片,机上共有13人全部丧命。孙多?“戏弄”冯耿光

孙多?是孙家鼐的大哥孙家泽的孙子,曾在天津、上海和扬州当盐务官,其生平最大的嗜好是“票”小花脸。在抗战之前的十数年中,家中不仅收留了十几名京剧界的老艺人,而且他家楼下那50多平方米的大书房,就成了票友的常年活动场所,每天晚上吹拉弹唱,锣鼓铿锵、名票进出,几乎成了一个京剧俱乐部。

孙多?行三,人称孙三爷,因生性喜欢开玩笑,处世上也有些玩世不恭,随意嘲讽,为此也得罪过不少人,但他个性如此,又是孙家大少爷,人家也拿他没办法。他早年家住北京时就与梅兰芳熟悉,梅兰芳称之“三老爷子”,他们相识比冯六爷(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)还早些。两家都移居上海后,相互也时有来往,高兴时还同台演戏。

有一年内地发大水,上海演艺界纷纷举行义演救济灾民,梅兰芳决定在兰心大戏院上演《苏三起解》,要孙三爷当个配角小花脸,出饰押解苏三的狱卒。演出开始后两人一搭一档,一老一少,唱得挺来劲。谁知这个孙三爷生来喜欢开玩笑,关键时刻爱捉弄人,过去在台上演出时就喜欢别出心裁,于剧本台词之外,随意即兴发挥。这天演到节骨眼上,他即兴发挥的毛病又来了。苏三叫狱卒顺便问问过路的人,有没有从南京来的,有没有在南京看到过王金宝的人。这时狱卒有几句对白,原本应该是说:“苏三呀苏三,你可真有良心呵,都到这个时候了(指身陷牢狱里),还念记着你那三哥哥!”可是台词到了孙多?嘴里,就变成了“还念记着你那三哥哥和你那六哥哥呀!”嘴里说着,手还顺势往台下一指,台下顿时哄堂大笑。而此时冯六爷(冯耿光)正坐在台下第三排看戏,玩笑开到他身上了自然有些坐不住了。巧的是他的身边正坐着孙多?的堂兄孙多?,于是就对孙多?说:“他……他怎么这么说?他下面还要说什么?”孙多?也是孙家大少爷一个,平时谁的账都不买,正看戏看得有劲,冯六爷在一边嚷嚷,他顿时不耐烦了,冲着冯说:“他说什么,我怎么知道!”弄得冯六爷好一阵尴尬。台上的梅兰芳毕竟正在演出,也知道孙的脾性,虽然没说什么,但心里总是不高兴,觉得即便是义演,《苏三起解》是场苦戏,弄得个满堂哄笑成何体统?那天到场看戏的人,无不记住了这个有趣的细节,成为一时笑谈。

Copyright © 2009 szsunsh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| 寿州孙氏续谱办公室 版权所有 | 皖ICP备09027334号
联系人:孙方维 孙以安 孙自乐 孙自彪 孙全祥 | 联系电话:0564-4021378 | 手机:15324563880 | 传真:0561-4932122 | 邮箱:sfw_dhk@hbcoa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