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正文 /
怀念孙多晶老总
2010年08月11日 | admin

摘自《中国煤炭报》2010年8月10日 作者:周翰藻

    1979年,我从朔里矿调入淮北矿务局(现淮北矿业集团公司)党委宣传部。一天傍晚,我和金世民同志一道,在机关大楼门口遇到了孙多晶老总。五十开外年纪,中等以上身材,微胖,面带微笑。金世民同志把我介绍给他。孙老总爽朗地说:“好啊,又来了一个‘臭老九’,咱‘九爷’的队伍又扩大了!”一句话,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 不久,孙多晶老总调安徽煤炭工业公司担任代总工程师。有三、四年时间,我们彼此很少接触。1985年,奉国务院令,安徽公司裁撤。孙老总已过了退休年龄,回到淮北担任淮北矿务局技术咨询负责人,业余时间相对的充分了。而我则出任矿务局党史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。为了不至于尸位素餐,并力争干出点成绩,我一方面把自己的读书兴趣尽快地转移到历史、方志领域;另一方面尽可能多地走访老领导、老工人、老工程技术人员。孙老总是名负时望的老专家,又是我所敬重的前辈,况且他快人快语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自然而然地,相互之间接触得多了,谈得透,感情也加深了。

    我爱与孙老总谈古论今。说起历史,尤其是安徽省的近、现代史,孙老总时时能结合家庭和自身的经历,谈出一些鲜为人知的史料。1964年,我在念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到孙老总的家乡寿县参加“四清”工作队,在那儿住了四、五个月。一次,我们谈起寿县今昔,我说,武昌起义、民国成立,安徽首任都督就是寿县人柏文蔚(字烈武)先生。孙老总纠正道,“不对,民国肇始,安徽第一任都督是敝本家,孙毓筠,号竹如。一般的历史教科书,多半说柏文蔚是安徽首任都督,而我的印象中,孙毓筠曾替袁世凯鼓吹帝制,洪宪后受到通缉,人生底色不那么光鲜。多晶公再三强调:“我说的错不了,第一手资料”。过后,我查阅了《清史稿》、《民国史纲》,或者语焉不详,或则说“‘皖省’首任都督柏文蔚”。直至翻阅了《寿州志》,始知,1911年10月武昌首义;11月14日,同盟会员张汇滔与寿县人王庆云、岳相如等于寿县城内考棚聚会,然后起兵攻打县署衙门。经过激烈谈判,迫使寿县知县和寿春镇总兵缴械投降,兵不血刃,光复寿县。使寿县成为安徽省第一个宣布光复的城地。民国元年,1912年3月,孙毓筠担任安徽第一任都督。7月份,孙毓筠辞职,紧随其后,柏烈武、孙多森先后为第二、第三任都督。

    多晶老总1921年出生于寿县城内一个世家望族。先人孙家鼐,清代四朝元老,咸丰状元,同治、光绪两朝帝师,武英殿大学士,京师大学堂(北京大学前身)第一任校长,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 “文正公”。孙家鼐1910年病逝于北京,他留给子孙的家训是“耕读为本,世代不替”。

    多晶老总幼承庭训,受到良好的儒学教育,以优异成绩考入寿县中学。抗战军兴,十六、七岁的孙多晶经武汉沿江西上,到达重庆。沿途见到山河破碎,民不聊生,更加坚定了“抗战到底”,“实业救国”的志向。1941年考入国立贵州大学工学院矿冶工程系,1946年毕业,获学士学位,回到家乡,就职于淮南煤矿。当时的淮南煤矿,由于日本人掠夺式的开采,矿井资源、矿山设备都受到了严重破坏,百里矿区,一片荒凉。多数矿井处于停产状态。多晶老总满怀抗战胜利后的喜悦,满怀实业救国的壮志,和技术界同仁,煤矿的技师、工友们一起,勘察现场,编写规程,精心设计,厘定实施细则,注重现场管理,使当时的大通矿,九龙岗矿较早地恢复了生产,并为两矿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 1949年3月,艳阳高照日,春风和煦时,人民解放军解放淮南。多晶老总以极大的热情为新政权添砖加瓦,先后担任九龙岗矿、李郢孜矿工程师,正副总工程师,淮南矿务局副总工程师。华东煤炭工业公司成立后,他奉煤炭部调令,去徐州从事黄淮海地区采煤高端技术的研发工作,1965年调入淮北矿务局。

    1980年,多晶老总以花甲之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。他如伏枥老骥,为两淮煤矿的开发和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,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,并连任安徽省政协第五、第六、第七三届常委,是享誉国内外的采矿专家。

    多晶老总是旧中国培养出来的老一辈知识分子。在和他的接触中,我逐渐体味到,老人身上始终流淌着传统文化的血液。他从小受儒家学说的熏陶,力行“正心、诚意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平天下”、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的古训,踏踏实实地做人做事。他干了一辈子技术工作,同时也历经了几十年政坛风雨。我和他的关系处于师、友之间,因为他不是当权派,所以,彼此间敢于放言。我们谈话的内容多半以时下的新闻为主,也涉及到诗文,古今的轶闻轶事。中国社会,人事关系历来最为敏感。所以,我们在臧否人物的时候,多半谈古人,而不谈今人,谈远方的,不谈身边的。这实际上也是孙老总几十年的人生经验。

    一个世纪之前,孙状元因戊戌变法失败,上书西太后,请辞本兼各职,回寿县原籍过了几年田园生活。多晶老总秉承先人的流风余韵,晚年魂系乡梓,返朴归真,追念先人。他以年过八旬的耄耋之年发起续修孙氏族谱,重建孙氏祠堂。国家有史,地方有志,家族有谱,这是构建中华民族史学的三大支柱工程。多晶老总在寿县政协和海内外孙氏族人的支持之下,成效卓著。如今,谱谍初步修峻,孙家祠堂大体落成。

 孙老总酷爱传统文化。上个世纪末,我供职矿区文联时曾经组织了一个“京剧票友会”。每逢票友们聚会演出时,孙老总必去捧场,并时时击节叫好。那一声“好!”字,起伏迭宕,京味十足。

 晚年的孙老总,脸上时时现着真诚的、满足的微笑,和老友新朋、街坊邻居打成一片。在相山山麓的各个景点,在林荫道上,清水塘畔,他肩上挑着鸟笼,手里拿着团扇,独自信步,安详随和,俨然《世说新语》中的魏晋人物。

    这就是真实的孙老总。难能可贵一个“真”。

    追求人性的完美,道德的完善,核心在于求“真”。做人坦坦荡荡真君子,做事踏踏实实真功夫。在人生道路上,成也成得堂堂正正,败也败得刚正不阿;对也对得理直气壮,错也错得光明磊落。

    孙多晶老总离开我们两年多了。日前见到孙老总的哲嗣方维先生,谈起了老人家多彩的人生经历,和他生前的嘉言善行,我们的眼前兀立起一位笑容可拘的慈祥老人。他的晚年不仅因为自己是稀有硕果而成为鲁殿灵光,还因他有着执着的家国情怀受到后来人的尊敬。想到这些,我们心头不禁漾起一股温暖的春潮,平添了几份进取的勇气和信心。

Copyright © 2009 szsunsh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| 寿州孙氏续谱办公室 版权所有 | 皖ICP备09027334号
联系人:孙方维 孙以安 孙自乐 孙自彪 孙全祥 | 联系电话:0564-4021378 | 手机:15324563880 | 传真:0561-4932122 | 邮箱:sfw_dhk@hbcoal.com